夫君回乡给弟弟奔丧被拦村口 父亲痛哭:归去吧 你能来已尽了兄弟友谊

[摘要]他父亲走到村口来,哭着对他说:“如英,你能返来已经尽了兄弟友谊!有你这么讲友谊的哥哥,如俊在天之灵也会得到慰藉。大家也都是必不得已,咱就别再添乱了,你照旧回长沙吧!”父子俩相对垂泪,哀恸不已。

那天,天气很冷,风也很大。我们几个在村口等了三个多小时,不但感触时间漫长,心里也始终忐忑不安:王如英会不会又绕道躲过我们?晤面后能劝得动他吗?

口述:胡建勇|38岁|公事员|湖南郴州

整理:尹平平|新华逐日电讯记者 郭鹏程|通讯员

2月5日晚,已到了肝癌晚期的山下村村民王如俊,再也熬不下去了。

垂危之际,他想最后见大哥王如英一面。这些年,他一直随着大哥在长沙营生,兄弟俩感情深厚。

眼下正是疫情防控时期,不但村里劝导王家人丧事从简,外来职员底子进不了村。

王如俊本年才40多岁,正值壮年却得了肝癌。难以遭受“鹤发人送黑发人”的父亲,不由得如俊一再央求,更不想让儿子死不瞑面貌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含泪拨通了大儿子如英的电话。王如英虽早有心理准备,却没想到弟弟病情恶化这么快。他急着从长沙往故乡桂阳赶,没想到却被我们拦在了村口。

说起来,王如英从长沙偷着跑出来的——疫情期间,他女儿曾去了一趟上海,返程航班上发明一个疑似病例。作为密切打仗者,他们一家人被要求居家断绝视察。

按断绝期的规定,王如英连家门都不能出,更别提开三四个小时车,回故乡了。

手足情深。王如英趁中午时候绕开社区职员,偷偷开车溜出来,直奔300多公里外的桂阳而来。

长沙的社区防疫职员发明后,赶紧打电话催王如英归去。他只得如实相告,希望对方可以或许明白,又加大油门继承赶路了。

对方知道追不上他,赶紧想步伐与桂阳县接洽,约请我们对他举行断绝或劝返。

接到这个电话后,我们都非常告急。当时,总生齿90多万的桂阳县,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仍旧为“0”。这个效果来之不易,要保持到疫情竣事,一点闪失都不能出。

为确保万无一失,我们方元镇几个乡镇干部,兵分两路,分别到高速公路出口和村口蹲守拦截。

那天,天气很冷,风也很大。我们几个在村口等了三个多小时,不但感触时间漫长,心里也始终忐忑不安:王如英会不会绕道躲过我们?晤面后能劝得动他吗?

当那辆湘A牌照的银灰色小汽车出现时,已是当天薄暮五点半了。

我们把车拦下。司机下车,关上车门,没等我们说话,人已哭作声来:“弟弟、我要见弟弟……”

眼前这此中年夫君,便是王如英无疑了。

这时,王家一个尊长迎已往说:“老侄儿,你返来晚了。如俊中午就已经走了……”

王如英哭着快步往村里走去。我上前拦住他,说长沙那边已经给我们打电话了,约请我们协助对你举行断绝或劝返。

“您的悲伤我们完万能明白。人死不能复生,约请您节哀顺变。现在是疫情期间,按上级规定,外来职员一律禁绝进村参加丧事,只能劝您归去了。”我耐烦地劝他。

“这不大概!我大老远从长沙跑返来,就是为了见我弟弟最后一面!”王如英悲愤难当,以为我们这样做有违人伦常理。

“我是方元镇的镇长,必须对本地老百姓认真。您还在断绝期,有一定的熏染风险。村里可都是您的乡亲,约请您明白一下。”我也绝不退让。

“有你们这样落实政策的吗?这是层层加码!我跟你们县委书记很熟,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我倒要看看,书记的话你们听不听!”王如英态度倔强,还威胁说要把这件事当成负面新闻捅出去。

厥后我才知道,他在省城长沙生活事情多年,事业小有成绩,人脉也广。

“您打吧。我们这些防控步伐都有政策依据,又不是针对您小我私家。我们要为村里人的康健认真!”我不亢不卑地顶了归去。

没想到,他还真拨通了我们县委书记的电话。电话里,彭书记对他的处境体现明白,慰藉了几句,并劝他不能因为小家连累了大家,照旧返回长沙吧。

“不让进也得进!”告急无果,王如英越发冲动,眼看就要跟我们起辩论了。

这时,他父亲走到村口来,哭着对他说:“如英,你能返来已经尽了兄弟友谊!有你这么讲友谊的哥哥,如俊在天之灵也会得到慰藉。大家也都是必不得已,咱就别再添乱了,你照旧回长沙吧!”

父子俩相对垂泪,哀恸不已。颠末一番劝解,王如英岑寂下来,允许返回长沙了。

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看到他转身拜别的孑立背影,我们心里也很惆怅——他这么老远跑返来,没见上弟弟最后一面,能不遗憾终生么?

我心想,能不能变通一下,为他做点什么。

“他家离村口远吗?”我问村干部。

“不远,就在村马路边上。”村干部往王家方向指了一下。我赶紧摆设村医,立刻到王家四周去消毒,把在场的亲人也清一清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