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丨孙莉演《安魂曲》黄磊急疯了:催她背词,天天都要背一遍

亲身动播放

倪大红排练话剧苏大强附体,本日抱的又是哪个根花宝贝?

正在加载...

划重点:

文/裴晨昕 编辑/向荣

中文版《安魂曲》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当晚,1.6公里外的工人体育场正在举行北京国安和北京人和的都城德比。夏日天黑得晚,蓝灰色的云低垂,带着一丝雨意。剧场大厅里,观众热络地和宣传展板上的倪大红合影,有人大声讨论要不要提前离场,以躲避两个小时后,工体北路上可以预见的拥堵。

剧场内,导演雅伊尔·舍曼和坐在前排的朋侪打完招呼,就站在一楼观众席旁边的过道上,和事恋职员闲谈。他背对着正在出场的观众,淹没在即将欣赏和评判他作品的人流中,直到全场压光,演出开始,剧场事恋职员把他清出过道。

天使摇晃着铃铛走过,倪大红拖着极重的步调走上圆形舞台,用浑厚沙哑的声音念出全剧第一句台词:“我们的小镇泊普卡还不如乡下。镇上住着几个老人,却很少去死,小气吧啦的,让人不耐烦。”说着,他清了一下算盘。

正是拨弄算盘的行动,让雅伊尔意识到,这部以色列著名话剧的中文版,大概产生奥妙的化学反响——在他以色列的家里,算盘是挂在墙上的骨董,他从没见过管帐划盘的真人。看到倪大红手指翻飞拨弄算珠,他彻底震惊了。

贵圈丨孙莉演《安魂曲》黄磊急疯了:催她背词,天天都要背一遍

倪大红饰演的老人手中拿着算盘

中文版《安魂曲》筹办了5年,原作是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·列文最富盛名的作品之一。2006年,原版在中国演出时一票难求。雅伊尔·舍曼幼年时看过两次,就到达“改变了我的人生”的神奇效果。列文遗孀邀约请他导演这部剧的中文版时,他连细节都没问就允许了。他不敢肯定这次改编可否得到大众意义上的乐成。“因为我们对待乐成的角度不一样。有时候完全相反。”他只希望“用我的语言,我的气魄气魄来导演话剧,让剧中带有我的署名。”

1

杜宁林刚拿到脚本时,没看出什么感觉。倪大红说这剧挺好的,可她照旧犯嘀咕。排练一开始,她很快体会到了妙处。抠戏时,导演把希伯来语翻译成英文,执行导演再把英文翻译成中文。有时候,导演和执行导演还在掰扯,杜宁林看他们眼神就明白了,“我说这件事你不消说了,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雅伊尔年轻又强势,他将排练日程准确到小时,对每个演员都直率地提出批驳和意见。“我脱离了我的家,我的家人,我的朋侪,我的事情,来到这内里对这个项面貌,我只有我的专业性。”他对《贵圈》说。

演员是他亲亲身坐镇试戏选出来的,用制作人李淑俊的话说,都是一粒一粒淘出来的金子。

选角第一天恰逢世界戏剧日,老戏骨杜宁林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去试戏,《安魂曲》招聘演员的文案,把这部剧说得太诱人,让她不由得想试试。别的,“倪大红演老头,我想跟他交比武。”

贵圈丨孙莉演《安魂曲》黄磊急疯了:催她背词,天天都要背一遍

杜宁林与倪大红在《安魂曲》中相助

许多观众是冲着倪大红来的,保利剧院首演当天,中庭摆放的花篮中,有两个来亲身倪大红粉丝会。卖周边怀念品的长桌前,不时有小女人来问,几种环保袋和T恤衫,哪一个有倪大红在剧中的形象。

依附电视剧《都挺好》得到空前的百姓热度后,倪大红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选择藏身于舞台,先后演了《银锭桥》《安魂曲》两部话剧。有朋侪向杜宁林探询,倪大红排练是不是天天约告假,“没有约请过一天假,并且天天都是提前半小时到现场”,杜宁林说。

雅伊尔第一天就立端正:“假如彩排两点开始,我希望你们一点半就到”。在排练室要保持寂静,手机一定要静音,在帘子后小声背台词也不可以,“因为帘子不隔音”。倪大红说,这就像是回到上大学那会儿,“在排练场里走动都不敢,甚至想把鞋脱了。”

雅伊尔用5天拉完了15场戏,这是中国演员很少体会的强度。从技能上来说,背台词是最让人沮丧的部分。“假如你在排练的第一周就把台词背完了,再看时间表,就会以为,哇,我尚有一个半月可以雕琢我的脚色。”雅伊尔说,他就是要“把绝望的部分往前挪”。

倪大红饰演的老人包袱全剧60%的台词。“只要你看到他眼神游离呆坐在那儿,就是在背台词。”李淑俊发明,倪大红练起台词就不管掉臂。“红红老师你吃点什么呀?”“我不吃!”“红红老师你喝点什么呀?”“我不喝!”“那你需要什么呀?”“我就想背台词”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