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丨周杰伦粉丝大闹微博五天:我们不老,还能教蔡徐坤粉丝做人

划重点

文/郝库 编辑/郑倩

2019年7月23日,周杰伦仍旧在微博超话排行榜上,位列第一。登顶是在7月21日周日破晓产生的——虽然周杰伦的粉丝在之前喊着“一周,就一周”,但显然,尚有一些人的热情仍未散去,周杰伦超话的更新远超从前。

一系列连锁反响仍旧在产生:人们讨论畸形的饭圈逻辑,代际辩论,以及互联网上沉默沉静的大多数。罗永浩发微博说,“中年人似乎热爱周杰伦,实在只是讨厌年轻人”,被骂惨了。任贤齐这两天出席运动担当采访,也被问到了“做数据”这件事。他带着啼笑皆非的心情说,“杰伦他不需要数据吧,他用作品就打死你了”。至于亲身己需不需要粉丝做数据,他说,“不需要,他们好好养肥亲身己吧,吃好喝好。”

周杰伦本人显然也对数据不以为然。所以他仍旧没有注册微博账号,来给这些为亲身己打投的粉丝们问个好。

贵圈丨周杰伦粉丝大闹微博五天:我们不老,还能教蔡徐坤粉丝做人

周杰伦在ins回应粉丝打榜

ikun们确实委屈,大概不平,一个出道快二十年的中年夫君,为何能掀起云云大的风波?为什么这么多人要给周杰伦刷一个他完全不需要的荣誉?要知道,在“刷超话”这件事上,亲身蔡徐坤出道以来,ikun便是闻名遐迩的“铁军”,有组织有规律,是精锐中的精锐。不到一年前,面对朱一龙粉丝突袭打榜,他们硬生生守住阵地,一人多号、战略严谨,让蔡徐坤以8000多万的“影响力”在超话上力压敌手。

但这一次,ikun不得不输给了“先辈”。“先辈”粉丝人数本就不少,“路人粉”更多,甚至,大量的明星和大v也参加这次为周杰伦刷超话的“夕阳红老年团追星”运动中。

李现最近因为出演《酷爱的,热爱的》大火,微博粉丝涨到1000万。还没来得及好好打理一下亲身己的超话,就赶去给周杰伦打榜。他贴出亲身己的打榜截图,“积极了……”他说。厥后有人翻出,李现在2017年去看过周杰伦演唱会。这是一位沉默沉静的粉丝。

贵圈丨周杰伦粉丝大闹微博五天:我们不老,还能教蔡徐坤粉丝做人

2017年李现看过周杰伦演唱会(图片来亲身微博)

小说作家唐缺把孩子哄睡着之后,“强忍着疲惫泡上一保温杯枸杞,准备继承学习怎样上网给周杰伦刷数据”。这是一位勤奋的粉丝。

刚当上姨奶奶的演员陈数回想起和表姐一起听周杰伦的日子,并体现,“好想给周杰伦打call,但是我连超话教程都看不懂”。这是一位无袖中神算可施的粉丝。

中国电竞圈元老、1986年出生的海涛报告《贵圈》,最初听闻打榜事件,他一度以为是流量明星之间的竞争。“但是为什么带上了周杰伦?”在他看来,周杰伦和流量明星们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,就像他和饭圈的年轻人一样。

假如不是周杰伦,海涛大概永远不会玩超话这种东西。在这之前,他只在微博上念叨亲身己的事。“我就是想表达‘我在’,我们这些周杰伦的粉丝依旧在。”海涛说。他发了几条微博给周杰伦打榜,被ikun们误以为是跟风营销号加以训斥。

曾经的少年成了互联网上沉默沉静的大多数,明星、作家、漫画家、电竞选手和告白从业者一拥而上,证明周杰伦的招呼力。更多的人,重新下载微博,找回暗码,学习超话教程,在话题里战战兢兢发上一句,“是这样吗?”

周杰伦的粉丝们是为了证明什么吗?似乎不是。“微博超话榜第一”大概是周杰伦得到过最不重要的荣誉。他是金曲奖的常客,各大音乐节奖项险些拿了个遍。他的作品风靡亚洲,2003年刊行的《以父之名》,在亚洲五十多家电台同步播出,八亿人同时收听。歌曲刊行的7月16日被定为“周杰伦日”。

“周杰伦现象”曾激起全社会的讨论——虽然,是基于音乐的讨论。以后,有人试图用周杰伦的例子证明,流量明星被群嘲只是因为上一代不明白新的音乐。但十几年已往了,照旧只有一个周杰伦。“先辈”不一定是腐败的,就似乎年轻不是没有作品的来由。

前次传播开来的周杰伦ins截图,是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听别人的歌,他复兴,“因为我16年前写的歌,到现在还在盛行”。几年前嘻哈火热,有人评价,这是周杰伦十几年前就在玩儿的东西。

贵圈丨周杰伦粉丝大闹微博五天:我们不老,还能教蔡徐坤粉丝做人

周杰伦早年嘻哈造型

直到现在,《以父之名》还存在海涛的歌单里,偶尔拿出来听听,就像多年前,放学骑车回家时一样。他不以为对流量明星的抵触是因为亲身己老了,而是追星的口胃和逻辑变了。他看一些选秀综艺,此中充斥着“好帅,好炫酷”的夸赞,“没有人说他的才华、他的创作,这种代价取向,我们这种中年人担当不了”。海涛说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