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|16岁追星女孩兼职水军:我承认,我是娱乐圈造假者

划重点:

口述/易彤彤(化名)文/郝继 编辑/向荣

易彤彤有三重身份。

现实生活中,她是中部地区某高考大省的高三学生。虚拟世界里,她是互联网资深用户、某顶级流量艺人的忠实粉丝,“服役”于台甫鼎鼎的数据组,哪怕是备战高考的日子里,也会天天抽出两小时,夙兴夜寐地为爱豆打投。已往的一个月,她还短暂地拥有了一个新身份:一家水军公司的兼职员工。

在人们眼中,数据组“女工”和网络水军都是互联网虚假流量的制造者。兼职当水军后,易彤彤发明,“水军的事情和粉丝数据组简直一模一样”。“我不否定亲身己是一个制假者。”她绝不讳言。

本年夏天,蔡徐坤和周杰伦的流量大战,引发网友在微博上满怀忧心地批评:“我们这一代,有的人误导了下一代。我们见过真实,却靠虚假赚钱,而他们看惯了虚假,以为那才是真实。”

记者把这句话转告易彤彤。她说,追星女孩简直看多了虚假,但她们并非不知道真实的样子。“谁不知道这些数据是人工做出来的?但是许多人会亲身我催眠,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这个样子,你想要真实,但是环境要求你必须虚假地在世。”

这是16岁女孩对真与假的明白。她以为“每个行业都有它亲身己的虚假”,罗列了学校应付上级查抄时做的体面工程,老师在公然课前摆设指定学生答复问题……

当伪术深刻渗透于社会和个别生活,仅仅指责易彤彤和她背后的“流量”,反而成了避重就轻的虚假。她在水军和饭圈双重制假的履历,让我们有时机窥见真假的边界如安在长处驱动下含糊、扭曲,甚至变形。

以下是易彤彤的口述。

1

本年夏天我升高三。假期只有一个月,我想找个简单的事情,赚点追星钱。一个朋侪报告我,她在做水军。我以为这个事情强度不大,适合我现在的状态,就同意了。很快,她把一些事情信息,尚有网站二维码发给我。

二维码扫出来后,直接跳出一个网站。点进去,注册,填姓名、年龄、职业、电话、事情时间、时长意向,然后再勾选一些同意的条款,就可直接注册。他们要求使用真实姓名,但我为了掩护亲身己的信息,把姓保存了,名字换成同音字,其他都是如实填写。

公司不需要筛选应聘者,也没要我们的身份证复印件。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做水军,许多做这个事情的都是大学生、高中生大概亲身由职业者。

整个进程我不需要打仗什么员工,也没有事前培训。会有一些新手先容,包罗公司宣布使命的内容、性质,以及接单方法、完成方法,尚有对员工的一些要求。

我们公司倾向于微博数据,在这个地方事情,你一定要有一个微博账号。

公司的底子要求是,注册的用户名不能出现乱码,大概用户名出现1234567——平常我上网望见这种,点进去内里满是轮博转发的账号,要么是饭圈女孩在事情时候用的小号,要么就是水军。你必须要有亲身己的一个符合的、看上去真的在用的ID。

贵圈|16岁追星女孩兼职水军:我承认,我是娱乐圈造假者

微博超话榜是数据Battle的主战场

怎样策划这个账号也有要求。除了发使命中摆设的内容外,还要求在一定时间内发一些亲身己的内容,大概随便去转一些东西——就是要正常说话,营造出你不是水军的样子。

实在我没怎么认真看这个东西(新手先容),因为我是饭圈女孩,水军操纵这些事情,在我看来跟饭圈的打投组做的东西差不多。

微博是我们事情的主要东西和最大的战场,大多数照旧微博打榜、赞、控评、转发。差别的使命代价差别,一单大概是一毛到五毛之间,三毛的比力多一点。

一毛的使命没啥要求,往往是直接转发、直接点赞某条微博。三毛的,大概会要求你批评。我们有时要昧着良心写一些不想说的话,吹彩虹屁之类的:“哇,这个小姐姐好悦面貌,谁人小哥哥好悦面貌”这种。有时遇到我很讨厌的对家明星,尚有一些我爱豆的队友,我只能一边吹着彩虹屁,一边在心里骂死他。

再比如,我在韩圈不太喜欢GOT7这个组合,但做使命时也遇到过他们宣布的使命,为了生活照旧要接的。

详细宣布者的信息,公司不会透露给我们,我们只知道在给谁做数据,但并不知道(需求)是谁宣布的。

实在有挺多想不到的人都在买水军。有嘴上说keepreal的Rapper,有营销号,甚至有一些红V大咖、网红、时尚博主、穿搭博主,尚有微商和告白公司都市买水军。

最受惊的一次接单,应该是我平常常常看的一个营销号买点赞、转发和批评。它算是一个比力大的娱乐圈营销号,粉丝大概有四五百万,一样平常转发、点赞不多,几百到一千。平常我以为谁人营销号阅读量挺大的,但没想到,原来内里许多批评都是水军做的。

我还接到过微博刷话题榜的使命,比如《小欢乐》的#英子跳江#这种。

贵圈|16岁追星女孩兼职水军:我承认,我是娱乐圈造假者

英子跳江成为《小欢乐》的热门话题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